Shared posts

07 Nov 11:56

猴子通过人机接口控制两只虚拟手臂

by WinterIsComing
giyyapan

这个好厉害

根据发表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研究报告,研究人员让猴子通过人机接口控制两只虚拟手臂。脊髓损伤瘫痪患者利用人机接口恢复运动的梦想又逼近了一步。研究人员记录了2只猴子的近500个神经元,在算法帮助下,用记录的脑部活动创建了一个人机接口,将运动指令经过通路重新发送到虚拟手臂。在试验中,猴子在计算机显示器上以第一人称视角看到2只虚拟手臂。2个方块目标出现在屏幕上,而猴子必须将虚拟的手放在这些方块上并以延长的时间间隔保持在这样的位置。在训练的2周时间内,猴子意识到它们无需移动真实的手。研究人员发现,猴子大脑会对触摸虚拟手臂做出反应而开始放电,就好像它们是真的手臂那样。
    


03 Nov 15:13

柯文哲《生死的智慧》

giyyapan

太吊了

三天前,柯文哲医师在今年Ted Taipei的演讲《生死的智慧》,放上了Youtube

这段短短18分钟的演讲,异常精彩,发人深思。我忍不住把它整理出来,希望更多的人看到。

=================================================

生死的智慧

演讲人:柯文哲

时间地点:2013年9月28日 / 台北

视频:Youtube / 优酷 / 土豆

[介绍]

柯文哲(1959-),外科医师,台湾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台湾大学医学院教授,专长为外伤、急救、器官移植等。

[正文]

1.

01.jpg

我大概是见过死人最多的台湾医生,很合适来谈生死的问题。

2.

02.jpg

让我从叶克膜开始讲起。

有一个笑话,谁是台湾最有名的医生。一个民众跑到柳营奇美医院,说要找叶医师。急症处的人说,没有啊,我们这里没有姓叶的。民众说,有的,他叫叶克膜,当年邵晓玲就是被他救起来的。

叶克膜其实很简单,就是静脉血引流出来,经过一个血液泵(人工心脏),再经过一个氧合器(人工肺脏),送回身体。它用来暂时取代心肺功能。

3.

03.jpg

真正的叶克膜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一个主机当人工心脏,旁边是一个氧合器,把血液送回去。

4.

04.jpg

叶克膜的确有非常成功的案例。这是一个周杰伦的舞群,有一天突发猛暴性心肌炎,心脏不跳了。

5.

05.jpg

当时,她的眼睛大大地看着荧幕,荧幕上的信号全是平的。

6.

06.jpg

这是她的心肌病理切片,放大了100倍。

7.

07.jpg

100倍还不是看得很清楚,放大400倍就很明显了,一个个蓝点就是淋巴球。这是很厉害的猛暴性心肌炎,整个心脏都被淋巴球浸润了。

8.

08.jpg

可是,九天之后,她就进行了心脏和肾脏移植。不到一个月,又回去跳舞了。

医学文献上,CPR(心肺复苏术)时间最长、还能被救回来的,就是这个案例。她从国泰医院一路CPR到台大医院,要装叶克膜的时候,发现强心剂已经打了100支了,股动脉和股静脉已经缩得比铅笔还细了,管子放不进去,只好继续用CPR,到开刀房直接锯胸,从上面放叶克膜。

这个案例听起来很神奇,我每次都说这是现代医学的奇迹。一个人经历了4个小时的CPR,九天没有心脏功能,还能救回来。

9.

09.jpg

这是另外一个案例,报纸写"全球首例,台湾奇迹,男无心脏活16天"。

10.

10.jpg

这是一个56岁的男子,因为蛀牙,细菌跑到血液里面,再跑到心脏,后来就化脓。在其他医院,打开心脏一看,发现有的地方烂掉了,就给他剪一剪,最后整个心脏都被剪掉了。

怎么办?只好转到台大医院。

11.

11.jpg

到台大医院的时候,因为几乎没有心脏功能,就用了两台叶克膜。图片上有两台主机。

12.

12.jpg

刚才那个案例是有心脏不会跳,这个更厉害,连心脏都没有了,剪掉了,心电图干脆就一条线了。

13.

13.jpg

这是他的电脑断层扫描,理论上,胸腔里应该有一颗心脏,可是现在没有心脏,只看到一些管子。

14.

14.jpg

十六天以后,我们给这个病人做心脏移植。

这是心脏外科教授王水深给我看的。他说,锯胸以后,没有看到心脏,只看到一些塑胶管子,接到外面的叶克膜上。

15.

15.jpg

这个病人做了心脏移植,最后还是很清醒地回家了。这是新加坡《海峡日报》的报道《Sixteen Days Without A Heart》。

16.

16.jpg

还有一个案例。一个26岁的原住民,酒醉以后去游泳,被水呛到,得了严重的肺炎,叶克膜用了117天。

17.

17.jpg

可以看到,他得了很严重的肺炎(又称急性呼吸窘迫征),整个肺都白掉了。

18.

18.jpg

他用了117天叶克膜。这个图可以看得很清楚,差不多长达一个月,他的肺通气量不到100cc。不过,最后还是慢慢恢复了。

上面这些案例,使用叶克膜以后,可以撑到9天、16天、甚至100多天,然后再进行心脏移植、心肺移植,或者自己好起来。这实在是太神奇了。所以,在媒体的炒作下,叶克膜在台湾变得这么有名,确实有一些很成功的案例。

19.

19.jpg

可是,媒体通常只报道成功的案例,不报道失败的案例。作为一个医生,看到成功的案例当然很高兴,但是也不能不看到失败的案例。

这是一个出生一个半月、先天性心脏病的婴儿,心脏手术以后,没有办法脱离心肺机,所以就装了叶克膜。

20.

20.jpg

可是不到三天,他的脚就黑掉了。这时候,医生就面临一个选择。你是要把他的双脚剁掉,继续再救,还是算了,不再努力了?这是很大的压力。

21.

21.jpg

如果上面的案例,你都很困难做决定。那么这一个案例,就更难了。

这是一个七岁的男孩,得了肺炎双球菌败血症,引起呼吸窘迫,后来装了叶克膜。

22.

22.jpg

装了以后,出现并发症,四肢都黑掉了。他眼镜大大地看着你,意识清楚,会讨水喝。可是作为一个医生,你面临选择。如果要救他,就要把四肢剁掉,如果不救,就要把机器关掉。

你想想看,在生死之间,病人头脑清楚,我怎么跟他讲:"小弟弟,如果你要活下去,我们要剁掉你的四肢。或者算了,你不要再活了。"你如何跟一个7岁的男孩,讲这种生死的问题?

23.

23.jpg

这就是我当一个重症医学专家的心路历程。

三十几岁,我就当上了主任,觉得医学很厉害,什么都可以解决。可是到了40岁以后,常常有装了叶克膜还是失败的案例,家属问我:"为什么别人救得回来,我们的亲人救不回来?"我也不晓得怎么回答。为什么病人的四肢会黑掉?我要是知道,就可以避免了,就是不知道啊。

24.

24.jpg

慢慢地到了50岁以后,我终于想通一个道理。医生是人不是神,我们只能尽力,仅此而已。

不管医学如何发达,还是有其极限。以现在的科技,没有心、肺、肾,还可以存活,但是难道就这样装着机器过一辈子吗?

大自然有春夏秋冬,园丁能不能改变这种规律?当然没有办法,园丁只能让花在春夏秋冬里面开得好看一点。一个医生有办法改变生老病死吗?很困难。医生只是让人在生老病死之间活得好看一点,仅此而已。

25.

25.jpg

医师只是生命花园的园丁,他到底如何面对草木的枯荣,面对死亡呢?

从科学上讲,一切物理化学反应,都应该趋向最低能量、最大乱度,也就是越来越混乱。人的存在是违反这种趋向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任何有组织的团体都是不稳定的,必须破坏环境,才能使得总的趋向是最低能量、最大乱度。有一天,我再不能破坏环境,就只好破坏我自己,这就叫死亡。

26.

26.jpg

有一天,我在巡房的时候,突然大彻大悟。人生的结局只有两种:插管和不插管,但都是死。

你问我,什么是死亡?我的回答是,怎样才算活着?你问我,什么是人生,我的回答是,追求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人一定会死,所以死亡不是人生的目的,人生就是一个过程,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去追寻一个问题,这就是人生。

27.

27.jpg

最近,我常常讲"一坨大便"的启示。

有一次,我的老师退休了,我就请老师和学长吃饭。我们三个人到喜来登饭店二楼的法国餐厅,结果吃了26000元,平均每人9000元!我看到帐单的时候,脸都绿了,怎么这么贵!我没有去过这种地方,都是乱点的,也不晓得点了什么菜要26000元。第二天早上,我上厕所,一直在看我的大便,这个花了我9000元才制造出来的东西,看来看去,跟我平时去台大医院地下室吃70元一顿的自助餐,看不出差别。我在厕所里面,突然悟到,人生的荣华富贵不过就是一坨大便。

28.

28.jpg

中国人最重要的思想是儒家学说,可是《论语》说"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总之就是不想谈论死亡。如果你一直追问,它就说"舍生取义"、"朝闻道夕可死矣"。儒家对生死问题采取一种逃避的态度,就是不想讨论。

这种做法积极的一面,当然是让人们重视活着的时候,可是终究没有回答死亡。

29.

29.jpg

我的个人看法是"置于死地而后生",我们唯有面对死亡,才能看清人生到底是什么。人终究会死,人生只是一个追求人生意义的过程。

人生应该像a的n次方。如果a大于1,a的n次方就无限大;如果a小于1,a的n次方很快就趋近于零。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对社会的付出多于索取,就代表a大于1,每个人都如此,社会就会越来越好,如果每个人对社会都是索取大于付出,就代表a小于1,社会很快就会崩溃。

我用下面这句话,作为今天的结束语:"最困难的不是面对各种挫折打击,而是面对各种挫折打击,却不失去对人世的热情。"

谢谢各位。

(完)

文档信息

04 Nov 03:46

岛风泉此方 魔法少女镜-「幸运星」卷十店铺特典

by Jimmy
giyyapan

漫画的画风进步啦?是我的错觉么?

幸运星 岛风 Fate kaleid liner

2004年开始连载的四格漫画作品「幸运星」将于11月9日发售其单行本的第十卷,这次为了与时俱进推出了两个特别版的特典绘,一个就是GAMER的岛风版本的泉此方,另一个则是Animate「Fate kaleid liner 」版的泉此方和柊镜。
16 Oct 08:50

中国繁荣的蟑螂养殖业

by WinterIsComing
giyyapan

吓坏了

《洛杉矶时报》报导了中国繁荣的蟑螂养殖业。养殖蟑螂的回报率极高,投资20元回报能有150元。中国大约有100家蟑螂农场,外界对此所知无多。直到今年8月,媒体报道了一家养殖场因政府拆迁违章建筑而导致百万蟑螂逃离,此时外界才知道中国存在一种繁荣的蟑螂养殖业。中国最大的蟑螂农场主是Wang Fuming,他有6座养殖场,总共饲养了大约1千万只蟑螂。这些蟑螂出售给了医药公司和化妆品公司。化妆品公司视蟑螂为一种廉价的蛋白质和纤维素来源,而在中药中蟑螂提取物可用于消炎镇痛。此外,油炸蟑螂也被一些人视为美食。
    


05 Oct 07:00

随便写点

by Yin Wang
giyyapan

你为什么这么吊!?

1

每当一段时间没写博客就会有人来“督促”我,仿佛他们觉得写博客是我毕生的事业一样,然而其实我一直没有把博客当成很重要的东西。我不需要人的注意力,相反,它让我觉得不舒服。有时候写博客,只不过是觉得有些事情有必要让更多人知道,否则这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真相了。我曾经认为世界上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比如设计一个新的程序语言,用它写出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全新的数据库,或者完全的消灭这三者之间的界线…… 然而,这些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吗?有多少优秀的设计,最后都由于人们的眼光问题而无人问津,逐渐消亡。所以我发现其实最重要的事情,是提高人们的觉悟。换句话说就是教育,真正的教育。

再好的设计,如果没有人理解都等于白搭。这就好像很多伟大的艺术品,要直到作者去世很多年之后才有人发现它的价值。显然如果我设计一个新的语言,它会使用跟 Scheme 类似的语法(实际上我已经设计了很多个这样的语言)。一听到这个,很多人的兴趣就已经消亡殆尽,因为他们“讨厌括号”,“害怕括号”。人真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平坦的阳关大道不走,尽喜欢去折腾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这让我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最近由于工作需要用了一下 JSON,才发现它相比S表达式是多么的愚蠢和多余,却被很多人推崇。JSON 的表达力显然不是S表达式的对手,却连“简单”这一初衷都没能达到。就这么点东西,搞出好几十个 parser,各自还有恼人的 bug。最流行的一个叫 Jackson 的,处理大量数据的时候,性能居然还能成问题。从 Unix 那屎一样的 “纯文本哲学”,到 XML,到 JSON,程序员们跳进一个个的大坑,却始终不肯选择最直接,最容易,最优秀,最古老的东西。

我现在理解了,其实大家选择麻烦的东西,是为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为了可以继续有饭吃。这也就是干净迅捷的技术被排斥的原因,因为事情一旦变容易,就业的机会就变少了。这原理其实跟多年前中国某些城市的清洁工人故意破坏扫地机的行为类似。叉头扫帚万岁,JSON 就是程序员们的新扫帚。只要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存在,这种行为就不可避免。不过作为一个聪明人,我还是继续用我的S表达式全自动扫地机。

2

离开 Coverity 之后,我跟很多个公司面试过。从与他们的对话中,我了解到了软件行业的实情,也更加深刻的理解到了自己独特的价值。对于 IT 行业的风气,我不得不用“无可奈何”和“一知半解”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很多人所谓的“技能”,在我眼里不过是会用各种蹩脚的工具拼凑一下而已,有实力设计和实现这些工具的人极其稀少。

有人看见我做的 Python 静态分析,就以为我是一个厉害的“Python 程序员”,于是请我去面试。可是没想到第一个面试问题就是:“Is everything an object in Python?”对于这种弱智的问题,我真的没法回答,因为“Everything is an object”这句话对我来说本来就是无稽之谈。什么是 everything?什么是 object?可是我实在是太友好,太委婉了,都不直接指出这其实是愚蠢的问题。所以在面试者的眼里,我看起来就是懵了,就是徒有虚名的 Python 菜鸟。

所以到后来再有人找我做 Python 相关的工作,我都一概不理了,因为选择 Python 做主要编程语言的公司一般都比较白痴。先搞清楚静态分析和类型推导是什么级别的东西再来联系我好不好?要搞清楚,你们是在跟一个水平远在 Guido van Rossum(Python 的创造者)之上的人说话。他根本不屑于写 Python 程序,也从来没把那个 Python 分析器里面的“Python”当回事。他对这个项目引以为豪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从中获得了对“任何语言”(而不只是 Python)进行严密的静态分析的方法,并且他是完全独立的发明了这个方法。做出这个东西教会他的东西,让他在这一领域的技术水平远远处于 Coverity 的所有工程师之上。然而这只是他完全独立的发明的东西中的一个而已,他对 Python 不但没有任何感情。然而由于你们的愚蠢,他现在对 Python 只剩下鄙视。

如果你真想知道我的 Python 分析器有什么用处,它每天都会把 Google 的所有 Python 代码分析一遍。也许不久以后,它就会被用于分析全世界的 Python 代码。请看这里 :-)

3

有人貌似觉得我“光说不做”,高估自己,没有“贡献”。我真的不明白,要什么样的事情这些人才认为是“贡献”。而当我搞清楚什么才是他们心目中“有贡献”的人,我哭笑不得。对啊,按照这样的标准,我就是没有贡献。我以自己没有贡献为豪!

不过我对自己水平的估计其实是相当准确的,然而我常犯的错误其实是高估了别人。正应了罗素那句话:这个世界的问题不在于傻瓜和疯子总是自以为是,而在于智者总是充满对自己的怀疑。(“The whole problem with the world is that fools and fanatics are always so certain of themselves, and wise people so full of doubts.”)

我总是怀疑自己,经常以为别人把什么都做好,做对了。可是每次仔细一看之后都大跌眼镜,发现别人的设计与想象中差得老远。现在有一大堆的东西我都希望重新设计,包括程序语言,操作系统,数据库,互联网,手机,甚至国家和社会。还是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啊。

4

在技术方面我做的已经太多了,做得已经不想做了。如果你知道我头脑里的“计算机科学”是什么样子,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计算机系教会我的东西,几乎全都被我故意的忘记了。我的头脑里有着简化了很多倍的理论和设计。实现过好几十个语言,包括异常强大的类型系统之后,实现各种程序语言特性对我来说都是家常便饭。我也深刻的认识到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的本质。我深深地知道自己对这些东西理解其实已经处于世界的巅峰,以至于我经常都觉得别人的“新理论”,“新系统”很无聊。

有人问我想不想换一个导师拿个博士学位,可是浏览了世界上最顶尖的一些教授的论文之后,我发现他们写的东西,我其实早就理解了。而且我是用比他们更简单的方式,自己摸索出来的。我的许多知识直接建立在直觉之上,而不是别人的理论和公式,所以我的知识比起其他人的,其实有着质的不同。建立在直觉之上的知识,让我可以轻松地衍生出新的知识,而建立在别人的理论和公式之上的知识,却很难再有发展。我不愿意再跟没有深刻见解,却又把自己的理论看的很重的教授合作,不愿意附和他们的繁复而没有实质的理论。所以不只是博士的头衔对我失去了吸引力,计算机科学世界里的几乎一切(包括图灵奖),我都已经不在乎。我觉得很无聊,我已经到了不得不学点别的东西的时候了。

5

拿自己跟别人指名道姓的比较,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可是如果不知道自己的相对水平,却又是一件不安心的事情,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用来判断我跟一些著名专家在学术上的相对地位。通常来说,如果我看一个人的书或者论文,发现他说的东西我早就自己想出来了,而且理解更加深刻,从他的书和论文里我学不到任何东西,甚至觉得思维受到严重牵制,那么我就知道自己的学术已经在他之上。

那么我看哪些人的东西有这种感觉呢?这些人包括了大名鼎鼎的 Per Martin-Löf, Robert Harper, Benjamin Pierce, ... 有些人很推崇 Haskell 这样的语言,对它们的创造者顶礼膜拜,可是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针对 Haskell 的论文。本来对于任何其它语言都很简单的一个问题,甚至不是问题的问题,一遇到 Haskell 就变成了罗里吧嗦的 paper,标题必为“A Monadic Approach to Something-I-Already-Know”。所以像 Simon Peyton Jones, Simon Marlow 这帮人的 paper,我觉得言之无物,早就不看了。

其实在程序语言领域,只剩下极少数几个人真正值得我的钦佩,他们的论文我有兴趣看。这里我只提一个人的名字,他叫 Valentin Turchin。

6

我发现计算机科学(以及 IT 业)的世界是一个经不起表扬的,欠揍的世界。你越是显得友好,好奇,不耻下问,他们就越是觉得你什么都不懂,越是拿居高临下的态度对你。然而如果你越是鄙视他们,越是目空一切,他们就越是尊敬你。记得有一次,我认识了一个 UPenn 的 PL 学生。出于表示亲切,我告诉他我知道 Benjamin Pierce (他现在 UPenn 任教),并且看过他的 Software Foundations 的前几章。结果呢,他顿显居高临下的态度,说:“那本书其实是我们本科生第一门编程课的教材。”好心恭维了你们教授几句,就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了哦。

然而事实其实是,我的水平远在 Benjamin Pierce 之上。我看 Pierce 那书的时候直冒火,因为它压根就没讲清楚问题的实质,浮于工具的“使用层面”而不是创造者的角度,让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 tactic 那 tactic,到底什么时候该用哪一个,他压根没讲清楚,不然就是他自己都不明白。后来看了 Dan Friedman 的 The Little Prover 手稿,我才发现 Friedman 对类型系统,定理证明系统的理解,其实远比 Pierce 接近本质。实际上 Pierce 很多年前曾被 Friedman 招募到 IU 任教,然而 Pierce 是唯一一个被 Friedman 招募却又离开 IU 的教员。Pierce 的 Types And Programming Languages (TAPL) 我也压根就没看过,然而我对类型系统的理解却比 Pierce 深刻很多,以至于当我真正看到 TAPL 和它的“Advanced”版本的时候,其实早就知道那是怎么回事。那大半本书里讲述的其实都是有严重局限的,过时的,没用的理论。Pierce 的博士论文我也看过,是有关 intersection type 的。那真的是一堆天书公式,可实质上没有多大用处。悄悄告诉你们,一年前我轻松的实现了世界上最强大的 intersection type system。我希望对 Benjamin Pierce,Robert Harper 等人顶礼膜拜的 PL 学生明白,世界上还有比他们厉害很多的人,他们在三四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了比现在的大牛们先进很多的理论。

7

再说说最近流行的“新语言”吧。被 Go 和 Scala 吵得很热的那种 interface 设计,其实是我在好几年前就已经试过,并且抛弃了的做法。我的电脑里有我自己设计的十多个稀奇古怪的类型系统,几乎每一个都比 Go 和 Scala 的强大而且简单。这就是我为什么对它们所谓的“新设计”都不屑一顾。如果你想了解我心目中最好的的类型系统大概是什么样子,可以参考一下我的 Python 静态分析器里的类型系统,以及 Typed Racket。当然,我得告诉你,我的“时代”比起它们又进步了 :-)

8

前段时间我有时还去参加一些 ScalaClojure 的“meetup”,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些圈子里的人有一种诡异的“气质”,让我觉得不大舒服。过度兴奋,过度热情,喜欢当跟屁虫,对这些语言的弱点视而不见,老喜欢把一些东西当救世主,等等。我参加的最后一个 Scala meetup 是一个 panel,首席嘉宾是 Rod Johnson,也就是 Spring Framework 的作者(现在 TypeSafe 工作)。他那天对于函数式语言的那些言论,简直可以用浑水摸鱼,空话大话天花乱坠,专骗外行来形容。跟 Spring 的那些教程一个德行,广告成分多于实质内容,说半天抓不住关键。TypeSafe 找这样的人来搞宣传,让我看到了 Scala 的实质动向。在这种地方人人都在高谈阔论函数式编程,却没有发现一个真正的函数式语言专家在那暗地里摇头。

最后,我悄悄地退出了 Scala 和 Clojure 的 meetup 小组。

12 Oct 08:03

声优亲上阵 笔下也生辉-「魔法少女小圆」声优自绘人物

by Jimmy
giyyapan

悠木碧好厉害!赶上土狼了!(

魔法少女小圆

早在电视动画的版本里,鹿目园的声优悠木碧就动画里为所谓魔法少女小圆绘制了一套行头。这次剧场版第三大即将上映前,这次几位声优都拿上了画笔绘制一幅自己配音角色的人物,其中悠木碧画的圆神最牛,这里突然就想到了还好画伯没有参与这部作品,不然还不知道会画出一个什么呢?

13 Oct 14:08

逆向工程友讯科技路由器固件后门

by WinterIsComing
giyyapan

原来后门长这个样子..

嵌入式设备安全研究员逆向工程出友讯科技(D-Link)路由器固件中的后门。D-Link的固件由其美国子公司Alpha Networks开发。安全研究人员发现,不需要任何验证,只需要浏览器用户代理字符串(User Agent String)是“xmlset_roodkcableoj28840ybtide”(不含引号)就能访问路由器的Web界面,浏览和改变设备设置。受影响的友讯科技路由器型号包括 DIR-100、DI-524、DI-524UP、DI-604S、DI-604UP、DI-604+和TM-G5240等。网友发现,roodkcableoj28840ybtide字符串从后往前读是“Edit by 04882 Joel Backdoor”,其中Joel可能是Alpha Networks的资深技术总监Joel Liu。
    


10 Oct 08:53

上千学生被强迫去富士康实习组装PS4

by WinterIsComing
giyyapan

吓坏了

《东方早报》报导,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被指强制安排千余名在校学生进入富士康烟台工厂实习,不参加实习者将不予发放学位证。学生被分配到与专业无关的流水线、物流运输等简单体力工种,不允许提前退出,否则将失去6个技能学分,并无法毕业。院方回复称社会实践方面的政策可查询教育部的相关文件,并称社会实践属通识教育,“主要让学生认知社会、体验生活。”而针对学生中流传的“厂区周边女生被强奸”的说法,院方回应称是谣言,散布谣言者已被警方处理。一位大二女生称她们的工作与索尼主机PS4相关,进厂被禁止带手机、照相机及含有任何内存卡的电子通讯工具。富士康回应称,职工就业来去自由。
    


11 Oct 04:45

国家点火装置聚变实验取得进展但未取得突破

by WinterIsComing
giyyapan

本周早些时候,BBC报导称,美国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国家点火装置(National Ignition Facility)可控核聚变实验首次取得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突破,聚变反应释放出的能量超过了氢燃料球吸收的能量。然而,事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国家点火装置的聚变实验确实取得了重大进展,但距离突破还很遥远。国家点火装置使用192束高能激光聚焦到一个体积很小的氢燃料球上,激光共携带了180万焦耳能量,但氢燃料球只吸收了其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它产生了 5x1015 个中子,中子是聚变反应的产物,可用于测量聚变释放的能量。这些中子的总能量为1.4万焦耳,所以总体上说输出能量仅仅占输入能量的0.0077%。可控聚变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9 Oct 12:07

Google开源主管解释为什么开源“残酷”

by WinterIsComing
Google开源负责人Chris DiBona接受了Red Hat的Jodi Biddle的采访,他谈论到的一个主题是“为什么说开源残酷”。DiBona指出,软件行业的软件工程管理不推崇分散式的开发,一家公司如果依赖于一个分布式的非均质团队是很难运转的。然而,开源世界却创造出了一些世界级的软件。为什么?DiBona认为原因是开源模式只适用于高效率的开发者,其他类型的开发者会被忽略掉。所以这种模式非常苛刻和残酷,不作出贡献的人会被排除出去和受到不友好的对待。他认为,开源分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性。如果开发者出于不同原因被驱逐出去,他们可以创建一个分支,如果他们的创意和执行比旧的项目更出色,他们会取而代之,曾经拒绝他们的原项目开发者现在则成为了被拒绝者。开源世界的优胜劣汰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机制,但工作的非常有效,生产出了高质量的软件。
    


08 Oct 14:19

星名美津纪「美少女の制服の中」写真套图

by Jimmy
giyyapan

萌!

星名美津紀 写真集 美少女 制服

国庆前在「日刊和邪」里我们曾经贴出的星名美津纪这套写真的几张图,很快机智的网友就送出下载的内容,这边在假期的最后也一并奉上给大家来赏心悦目一番。这套「星名美津紀 美少女の制服の中」的主题里还有好几套服饰,有比基尼、睡衣、内衣、校服和死库水等。不过里面最赞的还是校服和白衬衫的一套图。

07 Oct 01:53

全年130亿美元广告与促销费用!这也是三星模式的一部分

分析师本尼迪克特•埃文斯前不久表示,今年三星营销支出可能达到前所未有的金额,三星将花费将近130亿美元进行广告和其他促销活动。埃文斯进一步预测,三星在今年第四季度在营销上将会花去45亿美元。

130亿美元的规模,超过谷歌支付购买摩托罗拉的花费,是HTC全部市场价值的3倍。总之,除了苹果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公司可以拿出这样一笔巨款来推销它们的产品。而苹果还不会这么干。事实上,苹果的营销费用仅为三星的几分之